文化建设

您的位置是:首页 > 文化建设 > 航保印象
航保印象
【“记忆中的航保故事”连载】爱上一个“不回家”的人
发布日期:2014-11-18 字体[ ]
【“记忆中的航保故事”连载】爱上一个“不回家”的人
上海海事测绘中心 俞华
在海上、长江、黄浦江中穿梭如织的航船,都有一样必备的,事关着每艘船舶安全航行的东西——海图。陆地上有道路,海上也有道路,但是海上的道路是看不见的,陆地上行走我们可以靠建筑物、树木等固定物体掌握位置和方向,而船在海上航行只能在海图上明确自己的位置,判断向哪个方向前进。这些在每艘船舶上广泛使用的海图就是由海测大队的测量员们测量出来的。
测量员们所从事的海道测量工作既艰苦又危险,他们往往要涉足一般船舶正常情况下不可能行驶到的浅滩,近距离接触一般船舶避之不及的暗礁、沉船,还要时刻看着老天爷和海龙王的脸色,大风大浪无疑给测量工作带来很大的难度和危险性,当然能正常工作的前提是不能晕船,否则你就得端着脸盆上“战场”了。
其实这些困难对于测量员们来说都算不上什么,真正使他们放不下的,是对父母、妻儿的歉疚。因为,他们一年中可能有大半年看不到家人的身影,享受不到天伦之乐,尽不了身为人子、人夫、人父的责任。有一首歌名叫“爱上一个不回家的人”,确实如此,对于测量员的家庭来讲,爱是有距离的,爱,很累。
这次我到测量员柯国雄的家里拜访,他是一位党员,一个测量分队的分队长,他的长相很普通,也不善言谈,憨厚的微笑可能就是他最具代表性的表情,但是在工作中他又是那么雷厉风行,急难险重他冲在前,常年奔波在江苏、浙江、福建等地沿海,一出去就是几周甚至几个月。去年给他算了一下,他在外工作的时间就达到了257天,听到这个数字,我吃惊的张大了嘴,他笑着说:“正常正常,这还算少的”。这时,恰好邻居来串门,这位邻居对我说:她曾经在很长一段时间以为这个家庭是一个单亲家庭,家庭主妇是一个与女儿相依为命的单身女人,理由很简单,因为她从来没有看到过男主人的身影。邻居是以玩笑的口气说这席话的,可我听后当时的心情却十分的复杂。
是啊,好端端的三口之家被人误解为单亲家庭,但是这样的三口之家和单亲家庭的区别又会有多大呢!这个家庭的女主人又承受着多大的压力呢?
当我问她这个问题的时候,她的笑容逐渐凝固了。她坦言也有过不理解、有过气愤、有过伤心和痛苦,但这是一份爱人深爱着的事业,爱他又何忍让他放弃,尽管从1984年结婚到现在,分离的时间要远远多于相聚的时间,尽管生下孩子没几天他就又远行了,尽管孩子读到大学了他从未去参加过家长会,甚至母亲病逝他连葬礼都没能回来参加,她都独自承担了。
女主人有些激动地说:“这二十多年,经历了很多事,遇到了很多困难,我自己有肾结石、糖尿病,发病时人都疼得要晕过去了,但家里没人,只能自己吃点止痛药硬撑。现在他父亲患胃癌,住院了要开刀,他也不让单位知道,说今年是测量历史上工作任务最多的一年,他这个分队任务实在很重,怕讲了耽搁工作,他还是一直在外面跑。今年春节年初二,好不容易亲戚来家里聚会,正吃着饭,单位里来电话说长江口沉了一架直升飞机要紧急测量,他又马上走了。这些事,有时候想着想着眼泪就会流下来,不过谁叫我是一个测量员的妻子呢,既然选择了他,我就要为他多担待点,消除他的后顾之忧,越是他不在家,就越要把这个家照顾好,尽好孝心,抚养好女儿。”
听她讲得那么诚恳那么质朴又那么感人,使我不禁联想到一个词——奉献。水上测量是很辛苦的,而且这种辛苦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承受得了的,这些测量员们经受住了劈风斩浪、风餐露宿的考验,放弃了无数个双休日,常年奋战在祖国的江海之上,屡屡最先出现在各类海损事故的现场,为了测绘事业毅然舍弃了小家。中国有句古训说“父母在不远游”,但自古忠孝难两全,公和私总得有取舍,当一个人真正成为奉献者的时候,他一定会是一名优秀的职工,也一定很难做到一个称职的儿子、丈夫和父亲,当他交出一份份高质量的测绘成果时,注定要愧对父母和妻儿。测量员的另一半也是辛苦的,这种辛苦是对爱的极大考验,她们经受住了,她们也奉献了很多,甚至不比在外面工作的爱人少。
想到这里,我更加意识到,海事测绘的发展需要敢于奉献的人,国家的强盛也同样需要许许多多勇于奉献的人。历史将永远记住那些忘我的人,那些卓越的人,他们的精神将永远融入载入历史的记忆。(作者现为东海航海保障中心人事教育处处长)
分享到:
[返回]
交通运输部东海航海保障中心

网站地图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交通运输部东海航海保障中心 © 2013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43529号
地址:上海虹口区四平路190号, 200086 电话:+86-021-66072880 传真:+86-021-66072634

Android APPcode sc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