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建设

您的位置是:首页 > 文化建设 > 航保印象
航保印象
力擎重担 苦中作乐——记新中国第一批测绘专家劳顺根
发布日期:2017-12-16 字体[ ]
 
导语:在上海测绘处有这么一个人,他将每一次外出的艰苦都化为精彩故事,每一次测量的重任都化作美好回忆,即使现在退休在家,也总会回到曾经工作的单位,寻找那时工作的感觉。他说此生最引以为荣的就是坚持干了一辈子的测量工作,他就是——劳顺根。
 1956年,16岁的劳顺根因为家庭原因初中毕业便进入上海区疏浚队(航道局前身)施工技术科测量队,负责绘图、计算和图纸管理工作,为家庭分担经济压力。 

      刚进单位的劳顺根与许多年轻人一样,觉得内业工作比较单调,他常常主动提出外出测量作业的要求,领导觉得这小伙子对工作有热情、有干劲便同意了要求,于是劳顺根有了更多的时间在外进行测量工作。直到1957年,单位从水文测量科变为水文测量队,勤奋好学的劳顺根顺理成章地被提拔为技术员,任内业组组长,同时继续维持外业测量工作。 

      劳顺根将青春年华都献给了测量事业,用他自己的话说,测量给了他最难以忘怀的岁月,每当想起过去,有惊险、有困苦、有泪水也有笑声。

在劳顺根刚进单位不久时,就经历了一次大规模的水文测验工作:长江口水文测验。这次水文测验共动员测量人员、船员及其他工作人员工1000余人,组成29个测验组,57条垂线,劳顺根任其中一条垂线组长,当时动员机动船舶及木帆船共五十多艘。“船舶出航时,一条跟着一条,犹如百万雄师渡长江,紧张而有秩序,煞是壮观。”劳顺根回忆着当时的情景,感受到航保人的敬业。

这是国内首次的大规模水文测验。当时船舶主要为木制帆船,船员要像帆船运动员那样根据风向随时变换位置,测验的范围由江阴的肖山下达河口滨海地区,全长220公里。

劳顺根谈起当时的工作意犹未尽:“在船上一次测量就是半个月时间,每天都是三个人轮流24小时不停工作。十几天下来,没有洗过一次澡,没换过一次衣服,每天就用毛巾简单擦擦脸,大家不分你我,从早到晚团结一致为整治长江口积累最好的资料!”
当时只有18岁左右的劳顺根体会到了祖国测绘事业的壮观,也为他将来为测绘事业孜孜不倦的奉献在心里埋下了一颗种子。

1962
年冬天,为了掌握沿江滩涂的面积和高程,上海市政府下达了测量任务,22岁的劳顺根作为技术人员随测量人员一起自上海川沙县的五好沟沿岸出发,一直测到浙江省边的金丝娘桥。为了早日完成任务,他们早晨五时起床,天还没亮便前往工地。

冬天的早晨西北风吹得紧,沿岸都冻得结了冰。劳顺根等人卷起裤脚,下到泥地里,冷的钻心。离岸200米左右全是淤泥滩,淤泥里还长着两米多高的芦苇,人若不小心踏到芦根,它比刀子还要锋利,像锥子一样刺进脚底板。

劳顺根回忆道:有位航道局的同事在那次测量作业时不小心被芦根刺穿脚底,但因天气寒冷,加之作业时间较长脚底已经失去知觉,直到流血过多昏倒在泥地里才被劳顺根发现,过去叫醒他才发现脚下全是血,但他站起来后依然吵吵着要继续干活……走过了淤泥滩便是硬泥滩,这才终于可以实施作业,但在硬泥滩上更要抓紧时间,通常越过淤泥滩到硬泥滩时已经是下午,工作不久岸边便会涨潮,他们一边工作还要一边注意时间,要赶在涨潮前回到岸上,否则硬泥潭很快就会被江水淹没,就这样整个冬天劳顺根和他的同事们不断地与淤泥斗争,与潮汐赛跑。三个月下来,人瘦了,脸也黑了,但工作的激情却始终没有褪去,看着一个个农场在那些滩涂上建立起来,劳顺根和每一个测量员都感到无比欣慰。

在劳顺根丰富多彩的工作经历中,最危险的莫过于南山头的“牛粪”。

80年代初期,为了落实周总理对外开放十四个港口的遗愿,交通部下达了对连云港进行新航道设计的任务,测量队肩担重任,早早踏上征途。

1976年初夏,劳顺根与数位同志一起去后云台山山前的一个小山顶——南山头进行三角观测。那年,正值封山育林的时期,山上遍布毒蛇,而这种毒蛇是连云港独有的,他们粗而短,且奇毒无比,听说当地的两位山民一位被毒蛇咬伤住院,另一位则被毒死,当地政府在育林期也明令禁止上山。临危受命,劳顺根等人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于是他们天还没亮就全副“武装”,戴上护腿板,下半身裹的严严实实的,背起设备和仪器便向山上进发。

连绵弯曲的山道,灰蒙阴沉的天空,远远望去,狭窄的山路沿途有许多的“牛粪”,一行人感到很奇怪,人都不能上山,怎么会有牛在山上呢?好不容易爬上山顶,架好仪器,天也已经放亮了,当他们环顾四周时,倒吸一口凉气,差点叫出声来。原来以为周围的“牛粪”全是一条条盘着的毒蛇,有的甚至抬起头吓唬他们。在他们周围随便数数就有将近十来条,这让他们有些不知所措。是撤退还是继续工作?如果离开,等于放弃了这站控制点,而这个位置又是必须掌握的,唯一的办法就是尽快完成测量,赶在毒蛇全部苏醒之前下山。 他们屏住气息,不敢发出任何声音,好不容易完成测量。他们这才拿着仪器蹑手蹑脚地离开这个危险之地。直到下山才松了一口气。

   
工作中最让劳顺根难以忘怀的便是开辟长江石油运输航线的测量,实现油轮进江。

   
1964年8月,为了开辟大连至南京炼油厂的2万吨级江海直达石油运输航线,上海航道局航标测量队接到任务,承担起吴淞口至南京栖霞山的测量任务,1964年9月到1965年2月劳顺根与测量队一起完成了外业测量,测量面积达3000平方公里,测深里程达46396公里,内业成图29幅。为开辟长江石油运输航道打下坚实基础。这也是劳顺根参与的最大一次工程!

   
而最有趣的一次经历则是在1965年夏天,劳顺根与东海舰队海测大队的两位同志一同去苏北沿海勘测。因为是野外作业,三人都带着墨镜,穿着便装,其中一位因为是军人所以腰里别着一把手枪,用上衣遮掩着。

   
一天中午,天气很热,太阳晒得马路发烫,他们三人拿着介绍信准备去当地驻地军哨所休息,路途又热又渴,便向路上一位青年人打听当地驻军哨所位置,到达哨所给部队的人看了南军军区的介绍信,随后便进食堂吃饭休息。正当三人准备吃饭时,一位青年直奔哨所,报告说有三个可疑人物携带武器并向他询问哨所位置,并操外地口音,原来那位青年是一位民兵,所长听后马上过来核实情况。当年正值蒋介石叫嚷着“反攻大陆”,各地区都处于非常敏感的态势。又因为三人穿着与当地老百姓不符,且携带武器,便引起了怀疑。

当所长看到了我们其中一位同志携带的军官证时,一场误会才在笑声中结束。但苏北沿海民兵的警惕性却让劳顺根难以忘怀。

接下来的日子里,劳顺根还参与了扫海测量工程、北仑港10万吨级航道测量工程等大大小小数不清的测量工程。直到退休,劳顺根还常常会回到他曾经工作的地方,关心着祖国的测量事业,关注着一批又一批的年轻人。

“测绘是一门综合性的应用科学,它涉及到天文、地理、数学、水文、仪器和机械制造等。我国现在在仪器精度方面较弱,也希望我们自己能提高仪器设备的研发能力。”劳顺根对祖国的海事测绘事业充满了希望。同时还送给了后生可畏的年轻人四句话:

“坚定信念。无论是政治、技术还是业务;
排除干扰。不在乎别人的讽刺、挖苦和讥笑;
刻苦钻研。研究先进的技术,提升工作效率;
勇于创新。创新思路,勇于发现,开发设备。
也希望年轻人能为祖国的海事测绘事业再创佳绩!”
分享到:
[返回]
交通运输部东海航海保障中心

网站地图 | 人员招录 | 联系我们

交通运输部东海航海保障中心 © 2013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43529号
地址:上海虹口区四平路190号, 200086 电话:+86-021-66072880 传真:+86-021-66072634

Android APPcode scan